机械工程师王一翔:团队和组织,是成功的秘诀

2018/05/24

  • 王一翔,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机械设计制造及自动化专业2007届毕业生。高级工程师,现为浙江省泵阀产品质量检验中心副总工程师。毕业11年,完成国家质监总局科研项目3项,省质监局科研项目7项,发表论文、论著及评著8篇,获得专利20项(发明9项,实用新型11项),永嘉县优秀专业技术人才,获得包括温州市科学技术奖二等奖等在内的荣誉13项。

    初次见面,黑框眼镜配一身简单装扮,王一翔就像一个普通的上班族,很难想象他是一位年轻而资深的机械工程师。

    “要我说,我觉得我在大学四年里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的地方,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。”对于记者的采访,王一翔显得有些不好意思,他觉得和其他优秀校友相比,自己的大学似乎过于平淡了。这样一位“平平淡淡”的学生,是如何成长为颇有成绩的工程师呢?

    大学四年啊,遗憾居多,收获也不少。

    说起大学,王一翔思考一番后给出了这样的回答。

    学业方面,王一翔的成绩还算可以,整体处于中等偏上水平,他曾经拿过一次三等奖学金,对于这次获奖,他记忆犹新,“我那时候根本没想到会得奖学金,正常来说我的成绩是够不上的,但不知道为什么,那次好多成绩比我好的同学就发挥失常了,这个奖就砸到我头上了。”

    提及学业上最遗憾的事儿,王一翔表示自己的微积分和英语掌握得不够好,在此后的工作中,这让他觉得很是吃亏。“因为我是做工程这一方面的,数学很重要,因为当初微积分没学好,我现在有些关于数学的问题都无法自己解决。英语更是这样了,到国外参加交流会,我需要请翻译,又担心翻译不能很好表达我的意思。所以说,学弟学妹一定要吸取前车之鉴啊。”

    大学时代的王一翔,甚少参加社团、学生会之类的组织,按现在的说法算是标准“宅男”。这也是让王一翔颇觉遗憾之处,“要知道,其实大学除了学知识,还有就是锻炼自己的交际能力,拓宽交际圈子,这些都是今后的财富。”

    “我唯一参加的大型活动应该就是大四时候的机器人大赛了,这也是我印象最深刻,对我影响比较深远的事情。”王一翔说。

    大四时,浙江省首届机器人大赛举办。当时王一翔和几个同学一商量,做出了组织团队参加比赛的决定。“我们是在理工楼的临时教室做这个事情的,之前完全没有人做过这个事情,因为是首届比赛嘛,等于我们也是摸着石头过河。”

    “那段时间我们纯粹自己在做,其中我还差点发生事故,有些心有余悸啊。”当时因为操作上的不小心,在戴手套钻孔,手扶钢板时手套上的线头不小心给钻头绕了进去,而一旦手指被带进去后果不堪设想,在紧急情况下本能反应他用力使手往后拉,直到直径8mm的钻头拉断,台钻也掀翻倒地才脱险,脱离危险的那一刹那,冷汗直下。

    虽然比赛没有取得醒目的成绩,但在参加比赛的过程中,王一翔看到了其他学校的作品,了解了制造机器人的不一样的的思维和角度,也是不小的收获,更主要的是,“我从中开始体会到了团队的重要性,这也是我这样一个普通平淡的学生,现在能取得这些项目的原因,可以说这是我收获的最宝贵的财富。”

  • 在参加了省机器人大赛后,王一翔了解了团队合作的重要性,也懂得了很多事情,靠一个人单打独斗是不能完成的。在进入社会后,他更是深刻明白这一点,“今天我们看到的所有东西都是由一个一个部分组成的,社会就像一台机器,需要一个个齿轮联动起来一起运转。”

    毕业后王一翔回到温州离家近的一家阀门厂上班。

    “那个时候温州的私企规模都不大,配套设施也一般,从进厂到离开1年半时间,企业连身份证、毕业证也没要求登记过,社保之类就更没有了,记得进厂第一天上午老板娘就拿阀体过来要求测绘(其实是确定工资额),私企就是如此,能力决定工资,我当时刚毕业专业技术能力和厂里那位大专生一样,所以工资水平也一样,接下来几乎是没日没夜地工作,几乎缺人手的地方什么事情都要干,不单单设计,装配、打磨、采购、发货、油漆、检验等等杂事,都是自己亲力亲为,临时棚里每天忍受工厂刺鼻的气味,鼻子里经常都是蓝色的喷漆,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鼻子,吃完饭也是倒头就睡。但在阀门厂还是积累了大量实践经验。”

    后来王一翔又去了温州质检院,在此打下了检验技术能力基础。2009年进入了现在的单位——浙江省泵阀产品质量检验中心,从刚开始一名阀门质检员到现在负责科研项目研发。

    王一翔认为,在机械研究方面,团队的力量更是至关重要。“我擅长这一部分,你擅长那一部分,一起做才能做好做强,如果所有事情都由一个人做,肯定是做不好的。比如我数学不好,如果我自己去算数据,就很可能会出问题,更不要说别的方面了。所以我觉得团队是事业的根基。”

    在工作中,王一翔组建了自己的团队,“我这个团队不是那种上下级关系很森严的团队,我们更像是一群合作伙伴,大家都相互信赖,不论学历职称地位,在一起讨论分析,就像我在科研过程中的数学问题,就会去找本地几位温州大学的教授来帮我解决。我今天能做出这些科研项目,就是因为当我想做研究时背后有这样一群合作伙伴的支持。同样他们有事情,我也会去帮他们解决。”

    2017年,学院组织校友值年返校,王一翔也因为工作中历练的组织能力,负责班级同学的联络,“我们班应该是来的最齐的了。”他带着些许自豪说到。

  • 对于学弟学妹,王一翔给出这样的建议,“这些话虽然很老套,但等你积累一定人生经验后会发现,真的就是这个理儿。无论什么事情,如果想做好首先就是有兴趣,你愿意去做,其次不要一出来就想做大事,很多大学生刚毕业就想做大事,但实际上只要把任何一个小事做好做精,这就是最难的大事!”